软粉短裤

【恋与x你】女朋友太容易沾草惹花怎么办!在线等急!

社会你华总:

◎OOC


◎又名#感觉自己又多了好多情敌


◎我的老梗(○` 3′○)







【周棋洛】


你跟周棋洛一样是个娱乐圈工作者。


肤白貌美唇红齿白,就是小青年喜欢的类型。


那天你发了一条有关于新试镜的动态。


照片上的你穿着湖蓝色的古风长裙,缀着精致的玉簪,俨然一位大家闺秀。


周棋洛看着下面一大堆“女神嫁我”“女神我爱你”评论,顿时心里有点不舒服。


不对,是非常不舒服。


他立马留言并转发微博“女神你的配套貂毛围巾上次落在我家了!下次拍摄给你送过来!”


“洛洛你干了什么!我的微博炸了!”



——《周棋洛大明星非常绝望地表示你的追求者更多了》














【李泽言】


你是他公司旗下的一名前台服务员。


虽然只是一个小职工,但是公司里的都称你是门面担当。


平常就有许多人打着咨询的借口来前台找你聊天。


你碍于工作无法推脱,总是以笑脸相迎。


这使他们更加肆无忌惮。


那天有个人与你相谈甚欢,他的手借势抚摸上了你的藕臂。


还没继续向上品尝就被一只大掌抓住。


“我的人...咳,我们公司的人还轮不到你打趣。”


后来李泽言把你的位置改成了总裁专属秘书,又嫌你太笨,所以只让你干一些端茶倒水的事情。


以及满足一下总裁大人的需要。



——《下班回家,然后开始你的工作。》















【许墨】


你实在是太温柔了呀,大概就是小说中所说的那种温柔似水的女子了。


对于这一点,许墨很是头疼。


当他第无数次看到你被不知名的男人所纠缠。


你被他关了起来。


关在一个全是粉红装横,充满着少女气息的房间。只是门窗全部紧闭。


他一步步向你走来,宛如不可亵渎的神明。


他抚摸上你柔顺的青丝。


“你什么时候能变坏一点。”


“你也总说我温柔,现在,还温柔吗?”



——《我自认为我百毒不侵,可你偏偏是第一百零一种。》















【白起】


你是个无时无刻都散发着光芒的人。


从高中时期开始追求你的人就没有少过。


白起暗中帮你清楚掉了很多塞在你抽屉里的情书。


不过他自己倒是很傲娇地没有给你他的情书。


白起现在很后悔。


每次你去警局看他,都能受到局里一票人的火热凝视。


还不管男女。



——《韩野:白哥!又有新目标追求嫂子了!》





【恋与制作人】关于求婚


方糖声:

-新年好!!来结个婚吗!
-白起部分有来自官方的词句
-ooc预警!!!因为都是自己揣摩!真的会有ooc!先土下座qwq







【许墨】

“许夫人。”


许墨这样呼唤时你并没有反应过来,反而是傻傻地抬头在只有你们二人的屋内张望了片刻之后才转回头来看他,有些不可思议地举起食指指向自己。


“你是在……叫我?”


许墨那双黑曜石一般深邃似望不见低的漂亮眸子直直地盯着你看,似乎在仔细观察着你的反应。半晌,他缓缓眨了下眼,再睁眼时便是满目如往常一样的柔和,嘴角也噙着你最熟悉的清浅笑意。


“我想,这房间中并没有第三个人。”


“可、可是……”你依旧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努力动用自己所有能思考的脑细胞,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你这是在……求婚?!”话音刚落,你自己也忍不住睁圆了眼眸,像是被自己的想法所惊吓到了。


饶是温润如许墨在看到你的那幅样子后也忍不住微微掩唇笑出了声,低低的笑声惊醒了你,让你的脸一瞬间便红的彻彻底底。


好在许墨也只是轻笑了几声便见好就收,他从口袋中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盒子,将其轻轻打开,随后很是郑重地单膝跪在你面前,神色是你从未见过的认真,连瞳孔里的光都更显锐利。


“你说的没错。”你看着他淡红色的唇瓣一开一合,感觉头脑中一阵又一阵的晕眩,“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可能会很伤心。”


你无言地看着他,突然觉得好像无意间发现了许墨不为人知的一面,这样只对你展露的他,简直就是犯规。


“你不会让我伤心的对吗。”他冲你微微一笑,取出那只朴素却依然漂亮的戒指,慢慢套进了你的无名指。


许墨握住你的手,目光落在你的手指上,看起来十分满意,也比你见过的任何时候的他都要显得心情更好。


“现在你是我的了。”他低下头轻吻你的手背,柔软的触感化作一股暖流,甜到了你的心底。


“是我的许夫人。”










【白起】


你正和白起面对面的坐在餐厅里,手边是因为太过震惊而从手中滑落的叉子。


你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半个字,脑海中像是有烟花在不断爆炸,轰得你耳中再听不到周围的任何嘈杂。


只有一句话在不停地循环。


“我想结婚了。”男人低垂着的眉眼显得十分柔和,在烛光照耀下似乎褪去了平时的凌厉,“和你。”


暴击。


你默默地这样想着,一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腔,想要安抚一下那颗跳动得无法控制的心脏。


仅仅是一瞬间,你便脑补出和白起的婚后生活。你生活里的每一天都会有他,每一个清晨醒来都会第一个看到他,每一个夜晚也会在他的怀抱中陷入安眠。


你忍不住回想起和白起一起看星空灯的那次,那是你第一次看到他调皮的孩子气,第一次在他面前憧憬着未来。


而现在,你想要看到更多,也想要……憧憬更多。


其实早就认定是他了,不是吗?你缓缓将手搭在白起手上,只是刚刚触碰到就被他紧紧握住。


白起挑挑眉,露出一个意料之中的笑容,随后得意地向你挥了挥你们相握的手,那样子真是……可爱得不行。


“那么,白夫人?”


白起站起身走到你跟前,随后弯下腰,伸手轻轻拂过了你的嘴唇。他的脸离你很近,炙热的气息浅浅地扫过你脸颊,越发急促的心跳让你更加手足无措。


“别紧张。”白起低低笑出了声,你也略略松了口气,刚想开口让他拉开距离就被狡猾地偷亲了一口。好在他只是浅尝辄止,但嘴唇上的轻柔触感却仿佛还在,让你的脸陡然升温。


白起摸了摸你的头像是安抚,他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随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对了,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是结婚对象的关系。”


他定定地看着你,眼神中满是期待。


“叫一声老公听听。”










【李泽言】


“真俗气……”


你微微掩面,想要遮挡住忍不住想要落泪的双眼,感觉丢人得不行,但是内心喜悦却不住得增长,让你嘴角几乎无法控制地翘起。


“……很讨厌吗?”


你笑着摇了摇头,差不多是立刻就洞悉了某位直男的忧心。虽然你觉得俗气的不得了,完全无法与他平时的高端接轨,但是,你很满足,也很……幸福。


李泽言看了你的反应,却仍然感觉有些手足无措,他听从了魏谦的建议准备了999朵玫瑰花,并打算在和你共享烛光晚餐之后向你求婚,却不知你为何在看到那些玫瑰时情绪就有些失控,甚至会反常地……


俗气?李泽言想了想,又低头看了看那一大丛一大丛的玫瑰,竟然有些认同。


但魏谦那副自信得不行的样子突然浮现在他眼前,不可能失败的,李泽言想起了他的话。


他的目光又转向了你,眼神渐渐恢复了原先的沉稳坚定。不管失败与否,他总是要尝试的。


戒指是早就着人精心设计的,简洁却也华贵非常。


而李泽言,那个你曾经觉得他不近人情,不好接触,冷漠非常的人,就这样在一片玫瑰花海中向你单膝下跪,眼神是你看了就想要落泪的温柔。


“你可以拒绝我。”男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你耳边响起,“但我不会放弃。”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你,神情没有丝毫紧张,耳尖却隐隐地泛着红。


“嫁给我。”










【周棋洛】


“今天,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你正在家里看周棋洛演唱会的实况转播,突然袭来的感冒打乱了你原本要去现场观看的计划。


不过,你可不敢,也不想错过男朋友的演唱会。毕竟只要一想到台上那个耀眼得如同阳光一般熠熠生辉的帅气明星是会和你撒娇,会和你闹脾气,只宠溺你一个人,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所有物——你就完全压抑不住自己那颗跳动得愈来愈快的心。


台上的周棋洛有很强的控场能力,金黄色的发色在灯光下更显得明亮,他的眼角眉梢携着满满的自信和令人几乎无法移开眼的魅力。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她今天并没有来现场。”周棋洛慢慢抬起头,摄像机立刻给了他的脸部一个大大的特写,“但我相信她一定正在看实况转播!”


“我想告诉她,我愿意和她一起去看遍世间所有风景,愿意和她一起吃遍世间所有美食,也愿意……”


周棋洛眨了眨眼,他露出一个有些羞涩的微笑:“也愿意和她一直在一起,如果一定要有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没有期限。”


也许是那摄像机的像素太高,你竟然觉得自己能隔着屏幕感受到周棋洛隐在瞳孔中的深情,似乎心意在那一瞬间就已经相通。你突然害羞了起来,低下头不敢直视屏幕中人的视线,抬手摸摸自己的脸果然是一片滚烫。


台下的粉丝早就已经看透了事情的原委,他们在周棋洛说完后开始自发地喊了起来:“在一起!在一起!答应他!”


你越发地不敢抬头,仿佛自己正置身于那个热闹的现场一般。


“薯片小姐!我知道你在看!”周棋洛的语气变得急促了起来,他单手握紧话筒,吐字却是格外的清晰,“你也大概已经猜到我想对你说什么了。”


周棋洛湛蓝色的眼眸中映着星星点点的光,他的眼神中已不见了羞涩,只剩下满满的柔情和坚定。


“我一定会当面问你。”


“真希望你能答应我。”他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颇为孩子气的笑容,“你等我。”


“我马上就到你身边。”




【恋与制作人】[全员向R18]色欲纠葛

方糖声:

-复健车技!开车真好我到底为啥要写清水x


-ooc有,私设有


-大概终于都补上档了!重新发一遍!开个车为什么这么麻烦呜呜呜






点链接上车啦!!!








【许墨】


“该罚。”








【白起】


以身试法








【李泽言】


“是你勾引我的。”








【周棋洛】


“坏姐姐。”







【白起×我】先生回家从来不走正门

TT哭泣

江月何曾皱眉:

  


※让我嫖一发白起哥哥,再来,吸猫。


※我爱白起,我爱白起,我爱白起。




>>>


  


一、


 


先生回家从来不走正门。


这让我很头疼。


 


二、


 


第一回发现这件事的时候,我们才结婚不久。


有天晚上,我和公司里的员工们一起开电话会议,议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下班归家的先生突然从窗口跳了进来,好奇地来盯我的屏幕。


“和谁聊呢,”他从我身后探出头,警服开了领口处的一枚纽扣,领带只挽着个松松垮垮的温莎结,“聊得这么开心?”


我扭头见他,顿时吓了一跳。


而视频那头的顾梦,作为他的头号迷妹,立刻就爆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三、


 


“夭寿啦白起,”后来,我还义正言辞地跟他商量过,“我们住在二十三楼,你能不能不要乱用你的evol!”


可他闻言便不悦地板起脸:“你喊我什么?”


我又只好乖乖改口,说:“老公。”


 


三、


 


我们住宽敞的大平层,那时,新房子才装修好没多久,白日里总要开着窗户通风。


这给他的神出鬼没提供了最便捷的条件。


 


甚至我在厨房里洗葡萄,先生也会悄悄溜进来偷吃一个,又悄悄溜出去,隔着玻璃,饶有兴致地看我忙来忙去。


风是他最听话的孩子,他悬在半空中闲庭信步的时候,衣襟飘飞,简直英俊得要命。


而我总要隔一会儿才会发现他在那里。


我们的目光悬置着交汇,他的心情便会十分好,并起中指和食指,按在眉梢,洒脱朝我飞起一个手势。


 


又或者,我在房间里写提案,他执勤或出任务的时候路过家里,也要来敲我的窗子,阳光是淋漓的泼墨,给那时的他勾上一层柔软到令人心悸的金边。


我也会忍不住望着他微笑起来。


而如果,他还兴起地朝我做一个射击的动作——


这是他最熟练的,子弹上膛,一击必杀。


 


好吧,那我得承认。


从我们重逢之后的第一眼起,我就已经真的被他击中了。


 


四、


 


先生是个警察,准确来说,是个特警。


在警局里,他的人气一直很高,纵然谁都知道白警官不苟言笑,凶起来就凶得要命,也拦不住整个恋语市的女警们,都偷偷摸摸将他当作心上人的完美蓝图。


可在家里,他的作风却一直都有那么一点不同寻常的懒洋洋。


 


我们的屋子里铺着他喜欢的浅褐色木制地板,先生不爱穿拖鞋,不管春夏秋冬,都要赤脚踩在地上,留下一长串带着皮肤纹路的脚印。


他也喜欢倚在碎花的布艺沙发上午睡,修长的腿微微蜷起,领口压出一层不太整洁的褶。


这样的不整洁是我格外默许的,因为旁人无从领略。


窗口徐徐涌来经年不改的,温柔的风,拂动客厅里的吊篮,他亲自为我挑选的浅蓝色藤椅,还有他因为毫无防备,而格外柔软的侧脸。


这总会让我想起很多年以前,我在银杏树下偶遇的那个少年。


 


五、


 


我们刚刚重逢的时候,为了确保我的安全,他曾经送给我一条藏了追踪器的银杏手链。


我想起学生年代的风,琴房里的岁月,还有那些陈旧的歌调子,都裹挟着漫天纷飞的银杏叶,如同振翅的蝴蝶一般,哗啦啦地撞破记忆而来。


会对他心动,原来是早就埋下了伏笔的事。


 


那个追踪器一直被我戴在身上,直到在后来某一次遇险的时候断掉。


那时,先生也还不是我的先生,但他把我拥在怀里的时候,却仿佛拥着自己余生全部的生机。


“下次不做手链了。”他亲吻我的发顶。


那是我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发抖:“换枚戒指吧。”


 


六、


 


我发誓,这是我听过的最蹩脚的求婚。


但对于这样的说辞,先生又觉得不满意了。


“你很有经验?”他蹙起眉头,“还有谁给你求过婚吗?”


“没有没有,”我举手发誓,以期向他示好,“你是第一个,真的!”


他看起来还不太高兴,我只好又补充:“也是唯一一个了!”


 


这个男人真的特别特别难哄。


他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心眼,又总爱管东管西,早先我们的关系还黏糊的时候,每回我离开他的感知范围,他的电话就要像夺命连环一样追过来,追问我在哪,和谁在一起,什么时候回家,要不要他接送。


连安娜姐都曾经咋舌,问我:怎么父亲去世之后,反倒又多了一位每天围着我操心的家长。


如果遇到我和别人在一起,先生多半也是会不高兴的。


只是那会儿,他的不高兴还不像如今一样显山露水,都藏藏掖掖地揣在心里,只从调笑的语气里露出一点儿刺尖尖,等着我细心去拔出来。


特别是遇上华锐的李总裁的时候。


 


七、


 


先生不喜欢李泽言。


原因无他,不过是李总抢在他之前救了我两次罢了。


他对此耿耿于怀,觉得自己落于人后,是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但我向来觉得,人生际遇这件事,没有先后早晚之说,否则我身边那样多的人,他身边也是,怎么我们遇见了彼此,就敲定了终生呢?


但他对此又有意见了,一本正经地跟我翻旧账,翻到我的evol刚刚觉醒的那一年,和许墨教授去看过几场电影,去片场探了几次周棋洛的班,回家的时候让李泽言送了几次。


说得那一年懵懂得还缺根筋的我,仿佛脚踏了四条船。


 


八、


 


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虽然我对他一心一意,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我还是女主角啊。


女主角,总要有女主角的权利。


于是我对先生说,作为女主角,身边没有两三个男神,这是件很丢人的事。


先生一听就更加不高兴了。


“两三个男神?”他掰着手指,一个一个地数,“李泽言,许墨,周棋洛,正好三个,那我呢?”


他吃醋的时候特别可爱,眉头凶巴巴地皱起来,还有那么一点苦恼的无奈,一点也不像警局里那个英明神武的白队。


要是让暗恋他的那些个小女警们看到,也不知道会垂泪成什么样子。


“你是我先生呀。”


我早摸透了他的筋骨,知道他最吃哪一套,便笑眯眯地去亲他。


他果然被取悦了,脸色这才和缓几分,搂着我的腰慢慢吻了下来。


 


九、


 


后来,他吃完了我的醋,又开始操心起我不吃醋这件事来了。


我们筹备婚礼的那段时间,有很多次,我去他局里给他送午饭,都能看到他身边都围着娇俏的小女警们。他是向来受欢迎的人,我虽然也有那么一点小气,不愿本该属于我私藏的宝藏被人觊觎,却当然不会承认和表露。


于是这在他看来,就成了一种薄情的无动于衷。


先生对此很不满意。


 


“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介意?”他问。


“怎么会,”我叫冤道,“我是对你有信心。”


他严肃道:“该没有的时候,还是要适当没有的。”


我:“……”


所以后来我抽了空去苦练厨艺,终于得以承包了他的三餐。


早年的面包牛奶变成了不堪回忆的黑历史,也让他在面对别人送过来的便当的时候,有了理直气壮拒绝的理由——


“我太太给我准备了。”


 


十、


 


我不知道该怎样描述。


但他说这话时,语气里带着那么一点隐晦的得意。


除此之外,我只见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见过这样的志在必得的杀伐决断。


他一直将我和他的荣耀放在等同高度。


每次想到这个,我都觉得,我简直不能更爱他了。


 


就如他在不经意间说过许许多多情话,却没有一句,有这样令我怦然心动。


“你和信仰,我都会誓死守护。”


 


十一、


 


我们的婚戒,是先生一手准备的。


他如约在里面安装了一枚微型追踪器,我觉得这可真不浪漫。


但女式的钻石戒指,款式中规中矩,总不容易出错,而属于他自己的那一枚,才真的让我有点崩溃,甚至想去跟安娜姐吐个槽。


因为那上面,很不低调地镶嵌了满满一圈浮夸的碎钻。


 


“说明我有主了。”他似乎埋怨我的不解风情。


又问:“够显眼吗?”


细钻将阳光折射成破碎的玻璃亮片,将他琥珀色的眼瞳照得晶亮。四周起了风,往事则穿风而来,如同寒夜的一盏长灯,照亮无穷的,久远的未来。。


他把归属作为炫耀的资本,拦住了所有倾慕的目光,无数热烈的爱。


只为了告诉所有人,他是我的。


 


“太显眼了,”我笑着说,“你可别反悔啊。”


 


十二、


 


先生回家从来不走正门。


比如现在。


清晨六点,他值完夜班回家,偷偷摸摸从窗口溜进来,钻进我为他留空的半边床铺里。


冬日的冷夜漫长,让他在归途中裹满了霜和寒露的潮气,但他的身上,却有被岁月沉积下来的,经年不散的银杏香味。


这气味缓缓靠近,熨帖地将我包裹了起来。


是让人安心的,也是我最熟悉的。


 


我想,真要感谢他及时回到我身边,让我还能踏实地多睡两个小时。


 


十三、


 


我的evol是预知。


所以我爱他,这是宿命。


也是我唯一准确预知到的事。


 


  


—完—


  

我死了

TTangSun:

为爱发电了!
快速搞了一个白起的pa!爽了一下
太想看他们跳舞了!!
剩下的等我画完稿子再说吧!(有缘在画
顺便说一下不授权谢谢!

哦哦哦哦哦哦我的妈也!!!

糖莲子:

全员亲亲~


PS:其实李泽言高兴坏了

        而周棋洛睡蒙了,错过了通告.....